分类
爱亲

美诱直播:短发真的比长发精致好看,8款当下最流行的短发,你确定不心动

2018年流行的短发发型

现在最热门的发型就是短发了,短发真的比长发更精致更好看。每个女生都喜欢“折腾”自己的发型,趁着年轻多“任性”几回,短发这么流行这么好看你也大胆剪一个吧~小美为你带来当下最流行的8款短发,一定要来选一款哦~

美诱直播:短发真的比长发精致好看,8款当下最流行的短发,你确定不心动插图

流行短发LOOK1:直发波波头

美诱直播:短发真的比长发精致好看,8款当下最流行的短发,你确定不心动插图(1)

首推最简单款的直发波波头短发发型,波波头短发发型是最经典也是永远都不会过时的短发,超可爱的直发波波头短发长度刚刚好到下巴位置可以起到非常好的修饰脸型的效果,搭配上轻盈稀薄感的空气刘海更加减龄甜美,萌态十足。

流行短发LOOK2:韩式外翘短发

美诱直播:短发真的比长发精致好看,8款当下最流行的短发,你确定不心动插图(2)

韩式风格的短发发型真的太受妹纸们的欢迎了,像这样外翘设计的韩式短发时髦到不行,原本单一的直发外翘烫一下瞬间时髦度倍增气质倍增,染一款流行又显白的浅亚麻色染发清新减龄更显甜美气质,搭配空气刘海更是美翻了。

美诱直播:短发真的比长发精致好看,8款当下最流行的短发,你确定不心动插图(3)

流行短发LOOK3:内扣+外翘短发

看腻了单一的内扣短发不如试试与众不同的内扣+外翘短发吧~发尾一侧C字内扣一侧自然外翘不对称的设计时髦炸了,直发稍微弄点卷度看起来更加俏皮灵动少女感十足,搭配萌系二次元眉上短刘海更加可爱减龄,脸小的妹纸一定要试试哦。

美诱直播:短发真的比长发精致好看,8款当下最流行的短发,你确定不心动插图(4)

流行短发LOOK4:蓬松短卷发

美诱直播:短发真的比长发精致好看,8款当下最流行的短发,你确定不心动插图(5)

短发烫个卷很好看,今年流行蓬松小卷烫卷设计的短卷发发型,齐脖短发这样蓬松小卷烫卷之后可爱感倍增,轻盈的小卷发随意披散下来减龄又讨喜,搭配整齐修剪的齐刘海更是减龄5岁,夏天搭配渔夫帽出街脸小一圈,耐看又时尚。

美诱直播:短发真的比长发精致好看,8款当下最流行的短发,你确定不心动插图(6)

流行短发LOOK5:眉上刘海短发

丑萌丑萌的二次元眉上短刘海一直都很流行备受妹纸们的喜爱,韩式丑萌齐刘海是近两年网红们最爱的款,超短的眉上短刘海+超可爱的齐下巴直发波波头短发呆萌可爱指数瞬间飙升,整个造型萌态十足俏皮减龄,简直不要太受欢迎哦。

流行短发LOOK6:中分短发

美诱直播:短发真的比长发精致好看,8款当下最流行的短发,你确定不心动插图(7)

中分的刘海设计修颜效果最好了,中分+齐脸短发修颜显瘦效果加倍哦~刘海中分,齐脸短发一侧发尾自然内扣一侧外翻烫卷俏皮甜美感十足,轻轻松松摆脱黑发的老气单一感,整个造型减龄洋气,不仅时髦好看而且很显气质哦。

美诱直播:短发真的比长发精致好看,8款当下最流行的短发,你确定不心动插图(8)

流行短发LOOK7:空气刘海波波头

甜美减龄风的短发发型一直都是短发中的大势款,发尾内蓬烫卷设计的齐脖波波头短发包裹住脸颊修颜显瘦显气质,搭配内卷空气刘海不仅甜美可爱而且减龄时尚,即使不加染发保持自然的黑发一样精致耐看。

美诱直播:短发真的比长发精致好看,8款当下最流行的短发,你确定不心动插图(9)

流行短发LOOK8:外翘短发直发

近几年一直都流行内扣短发,2018年流行外翘短发哦~简单干练的齐脖短发直发发型发尾微微外翘烫卷更加清爽利落气场十足,自然外翘的发尾设计露出脖子出来更加清爽显瘦,搭配整齐修剪的眉上短刘海更显时尚御姐范儿,搭配红唇女王范儿十足。

美诱直播:短发真的比长发精致好看,8款当下最流行的短发,你确定不心动插图(10)

文字原创,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谢谢!

美诱直播:短发真的比长发精致好看,8款当下最流行的短发,你确定不心动插图(11)
分类
爱亲

欲秀直播回家地址:好嗨app高清链接口

好嗨哟app-好嗨哟android版下载

好嗨哟appandroid2.6.x以上,好嗨哟手机推荐下载(vv3.7.9是当下苹果ios、安卓版流行速度快的app(13m),房产休闲数据精确及时,好嗨哟android版下载下载安装量达…

欲秀直播回家地址:好嗨app高清链接口插图

好嗨app破解版下载|好嗨短视频挣钱app免费下载v1.2安卓版-3322…

2019年7月16日 – 好嗨是一款全新的新闻、短视频赚钱平台,每天收看各式各样有趣的短视频新闻内容获取奖励,利用自己休闲时间赚钱。软件适用性广泛,任何人都可以下载使用,…

欲秀直播回家地址:好嗨app高清链接口插图(1)

好嗨呦直播app入口-易车-扶老二app下载地址

2020年4月10日 – 好嗨呦直播app入口:小马便纷歧样,慢眼的小马是没有常笑的。…好嗨呦直播app入口:山下。的知名小镇依然是阿谁老样子容貌,固然小镇上已呒没有。噶达,…

欲秀直播回家地址:好嗨app高清链接口插图(2)

好嗨哦app-稳赢版下载

好嗨哦appandroid4.2.x以上,好嗨哦非常钻app下载(vv7.2.5是当下苹果ios、安卓版流行速度快的app(62.95m),时尚播放数据精确及时,稳赢版下载下载安装量达129245…

欲秀直播回家地址:好嗨app高清链接口插图(3)

好嗨呦app-全能版下载

好嗨呦appandroid6.5.x以上,好嗨呦苹果版app下载(vv9.2.3是当下苹果ios、安卓版流行速度快的app(61.54m),彩票安全数据精确及时,全能版下载下载安装量达139063…

欲秀直播回家地址:好嗨app高清链接口插图(4)

好嗨安卓版下载_好嗨app下载v1.1_3dm手游

2019年6月21日 – 无聊时刻刷刷视频还能赚收益,你知道?《好嗨》app就是一款看短视频还能赚钱的软件,好嗨app拥有海量视频资源,多种类型,比如搞笑、娱乐、生活小贴士、时尚等,总有…

欲秀直播回家地址:好嗨app高清链接口插图(5)

好嗨哟直播app下载_好嗨哟直播app官方下载v4.1安卓版-zd423

2019年10月17日 – 好嗨哟直播是全新推出的直播软件,作为新起之秀,不论是活动也好,还是内容也罢,相当的丰富,只为吸引更多的用户前来驻扎此地。主播们貌美如花、阳光帅气、人见人爱…

欲秀直播回家地址:好嗨app高清链接口插图(6)

好嗨app下载|好嗨短视频软件手机版下载v1.1-安卓软件下载网

2019年6月20日 – 安卓软件下载网提供好嗨app下载,好嗨app是一款最新上线的类似于抖音的短视频播放应用,有了它,你就可以随时刷短视频了,这里的短视频支持一键播放,一键…

欲秀直播回家地址:好嗨app高清链接口插图(7)

好嗨哦app-射击礼包下载

好嗨哦appandroid以上,好嗨哦android版下载(vv1.6.9是当下苹果ios、安卓版流行速度快的app(59.19m),射击礼包数据精确及时,射击礼包下载下载安装量达144689人次,好…

欲秀直播回家地址:好嗨app高清链接口插图(8)

好嗨哟直播app下载|好嗨哟直播app破解版下载v4.1-3322软件站

2019年10月19日 – 好嗨哟直播app是一款功能强大的在线美女视频直播平台,在这里你可以遇到各种娱乐主播,各种有趣好玩的游戏和段子你都将在这里遇到。该平台入驻了上千位…

欲秀直播回家地址:好嗨app高清链接口插图(9)
分类
爱亲

小仙女直播最新地址:大秀直播一对一免费

可以一对一大秀直播app安卓下载android以上,可以一对一大秀直播appv4.5.4下载(vv4.5.4是当下苹果ios、安卓版流行速度快的app(92.67m),安全欧洲数据精确及时,…

小仙女直播最新地址:大秀直播一对一免费插图

2020年5月9日 – 行业线下全球展示展览平台机会渺茫,大部分家电企业开始试水线上、甚至直播…与其说这次直播是一场带货实力的比武,不如说是格力对自身技术实力的大秀…

小仙女直播最新地址:大秀直播一对一免费插图(1)

2020年4月21日 – 私人一对一直播平台“哈哈哈,一。头赤sè仙气虫居然便能够降死一。枚纯阳灵药!飞行魂导器尽力策划,整小我瞬时删速,晨着侧里飞出。…

小仙女直播最新地址:大秀直播一对一免费插图(2)

2019年6月28日 – 布谷直播源码产品卖点:有独立的代理专用后台源码,省却大笔推广费用。布谷直播源码…布谷交友系统源码产品特点:国内产品中真正的一对一内核代码视频交友源码程序。布…

小仙女直播最新地址:大秀直播一对一免费插图(3)

2019年11月18日 – 技术大揭秘一对一直播源码如何实现礼物只做和解决延迟问题?q2954023423·2019-11-18·0·215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这些宏…

小仙女直播最新地址:大秀直播一对一免费插图(4)

缉刚开始杳无国内第一女神模特明星约炮视频一对一聊天平台扫描二维码或者…//u6.gg/gt99z下载直播大秀盒子qq860693590支付宝搜索531758763领取大福利…

小仙女直播最新地址:大秀直播一对一免费插图(5)

2018年12月17日 – 加入一对一直播app开发大军需要做到三点直播从pc端到手机移劢端的完美转型带火了国内的直播市场,再加上与app的完美结合,一对一直播app开发成为了…

小仙女直播最新地址:大秀直播一对一免费插图(6)

2020年1月30日 – 直播体验高:支持高清直播,音频质量有保障4、内容传播速度快:支持多渠道分享,支持直播存储可实现转码5、全网同步,多端支持:多终端搭建,后台只有一个…

小仙女直播最新地址:大秀直播一对一免费插图(7)

一对一直播老师毕业于重点师范大学,硕士学位,十几年教学经验,卓越小学语文学段负责人,热爱教育事业,喜爱学生,所带学生提分明显,对学生有耐心和爱心,相信有爱有…

小仙女直播最新地址:大秀直播一对一免费插图(8)

2018年10月31日 – 关键词:一对一源码低价出售,一对一直播源码,一对一视频源码今日头条凭借自己的内容精准定位,极大的吸引了广大网民关注。而旗下在中国火爆全民的…

小仙女直播最新地址:大秀直播一对一免费插图(9)

「九秀直播」是中国互联网高品质视频直播平台,提供丰富精彩的视频真人在线直播。「九秀直播」支持数万人同时在线直播,速度流畅,大眼萌妹,长腿御姐,任你看。

小仙女直播最新地址:大秀直播一对一免费插图(10)
分类
爱亲

聚合直播:沧海屠鲸临绝境一

 古语有云:“岁月不足,时节如流。”不知不觉之间,小渊儿已经十三岁了。  他如今不但与云慧长得有一般高矮,形容举止,更有了很大的变迁。  外表上小渊儿不像是个童子,他质文貌秀,日常受典籍的熏染,学止吐谈都因之变得温文儒雅,活像是一位小书生。  “丹书铁卷”里的绝学,他已经全都学会,只差的火候与历练。  如果他是在大陆上,或是有个师父来测验他的功夫,则必会满意的放他下山去江湖闯练,增加经验。  但不幸他什么都没有,只有慧姊姊,亦师亦友亦母的照料着他,关爱着他。  虽然云慧也知道,小渊儿的功力,已可以独当一面,但却以他年龄幼稚的理由,不放他独自出山。  云慧自己,已然是年届双十,外表观之,却似乎小了好多,像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  不过,她总算已经成熟,出落如花似玉,秀色可餐,一付-纤合度的身材,一对大而蓝的眼睛,一头长长的金黄秀发,再配上肌肤若玉,衣白胜雪,任何人见着,都不由发出惊叹与羡慕来!  至于她练的“天地罡气”,已达到九成火候,目下唯一所不能做到的,便是未能使真气转化无形。  故此,每当她修习这一种功力时,娇躯必然被浓密的真气所化的云雾,罩笼起来,远远看去,若隐若现,似置身于云端一般。  这年初夏,屿内的日用品,发生了断绝现象。  云慧因功夫正在吃紧关头,荒废不得,便只好着令过去曾随其师购买东西的老农李七,担任这一趟采买的任务。  李七领命带着他的儿子小黑子李树,于一个夜晚,乘水洞开放之际,将一条特制的海船驰出屿外。  所谓特制的海船,实在是有点特别,那船具长二丈,宽却只有八尺,另外船底用铁木制成,坚实异常,不怕撞冲。  为着便于出入水洞,船上的桅竿,可以活动放倒。  那李七时常驶船,对外间水域礁石,十分熟悉,虽在夜间,亦不虑会撞着礁石,把船撞碎。但那知方航出那一带礁石水域,突然间闻得“哗啦啦”一声水响,船身突然的升起在空中,左弦倾覆下去。  李七一见这等情形,只吓得大叫一声,拉起李树,向船外跳去。  他两人方才跳去,那只船“扑通”一声,整个的扣在水内,来了个船底朝天。  李七一落在水里,深知这一带虎鲨、剑鱼特多,又大又凶,咬上一口,非臂断腿折,死于非命不可。  故此他来不及察看覆舟的原因,立即拉着他儿子,向最近的一块大礁石游去。  那知,方游了不及一半,猛又闻身后一声震天水响,两人同时都觉得身上一紧,身不由己,随着海水向后倒流。  李七忍不住回头去看,月光下只见三丈外,忽然升起了一条小山般大的鲸鱼,张着如同一座小房子一般的大嘴,向里面灌水,而自己也正是被那海水带动,正向那巨石里流去。  这一下,可惊得三魂出窍,冷汗暴流,忍不住大声呼号挣扎起来!  从事实上,这又于事何补?任凭是叫破喉咙,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无能改变丧命的情势呀!  但,也不尽然!不是嘛?就在这危及一发之顷,陡然间猛间得一声脆叱,一道红色虹光,陡的涌现,似一道长虹,疾如飞疾般,一下子便射入那巨鲸的眼睛里去了。  那巨鲸陡遭重创,不由得把大嘴一下闭拢,“咔”的一声大响,巨头一沉,倏忽便没入海底。李七两人,正在亡魂丧胆之际,当然未看清发生之事,他两人只是陡觉得身外吸力一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猛的便手足并用,亡命向前方礁石游去。  一爬上礁石,猛地瞥见石巅上站着条人影。  他俩人大吃一惊,只当是这一带冤死的亡魂,慌不择地跪叩头,祝告了起来!  那人影一见两人如此。忙即上前将二人拉起,开口发话道:“李大叔,你怎么啦!我是小渊儿啊!方才……”他一句未毕,身后突然间劲风悠悠,一条白影,盘空而降,尚未落地,已然娇声道:“渊弟弟,你没事吧!”小渊儿闻言,改口答说:“慧姊姊,你来了吗?我没事,倒是李大叔他们,吓着了呢!”来者果是云慧,飘落在小渊儿身边,凑近他打量一下才看清楚果然无事,方似放下了心,转对李七说:“李大叔受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七两人,瞥见这二位陡然间自天而降,只惊得目瞪口呆,到把方才的惊险忘了。闻言想起,不禁打个哆嗦,吃吃的将经过,大略向云慧说了一番!  云慧十分惊诧,微皱起秀眉,还没开口,便听小渊儿“哼”了一声,说道:“这条鲸鱼,真是可恶,六七年来,老是在附近兜圈子,如今,又把我的丹血剑带走了,我非得想法杀了它,取回宝剑不可!”  云慧“唉”声叹了口气,急急的说:“你要到那去找他呢?现在天这么黑,它若是自水底逃去该怎么办呢?”小渊儿一直以为此处是不黑天的,闻言奇怪的问说:“慧姊姊!现在天亮的很呢?怎么!怎么?你看不见吗?”云慧闻言亦觉得十分奇怪,说:“什么?谁说不黑天啊!十丈以外,我什么也看不见,还说亮哪”。  小渊儿拍着自己的脑袋,说道:“天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在我眼里,黑天与白天都没有两样呢!”这话一出,连李七父子,都吃了一惊,面孔上均流露着疑惑之色,盯着小渊儿瞧。  小渊儿聪慧敏捷,过去因从未与他人谈起这事,故此一直是以为此处并无黑天,但现在知道过去的想法不对,仔细参照着“神农医简”中所载许多异药的功用一想,猛然醒悟,自己所以现黑夜亦如白昼的原因,正是那“红珠”汁液,揉入眼中之故。  他正欲告之云慧,忽见前方百丈外巨鲸突然浮出,巨头乱摇,搅得它四周的巨浪汹涌如山,活像是天翻地覆,声势煞是吓人!  云慧等三人,虽看不见,却听得清楚,尤其是李七父子,更吓得面目变色,全身发抖!  小渊儿一见那巨鲸眼中尚插着丹血宝剑,心中十分紧张,怕那剑万一真被那巨鲸摇落,沉入海底,则捞取起来不但困难,成功的希望也是极小。  他晃身作势,欲投入水中,不料却被云慧一把捉住,娇嗔的责备地道:“你又要胡闹啦!上那去啊?”小渊儿知道她不愿自己涉险,闻言只得停下,一面注视着那鲸鱼的动静,一面说道:“慧姊姊,你先回去好吗?你回去弄条船来,把李大叔、李大哥先接回去,我在这儿想法把那条大船翻转过来,也好让李大叔出去买东西啊!”  云慧知他想将自己支开,也不说破,故意回头,对来路望望,复又摇着头,道:“现在实在太黑了,我一点也看不准落脚的地点,一个不巧,跌在水里才不划算呢!我看还是等天亮再说好啦!”  小渊儿皱着眉头,拿她无可奈何,心中却不由想道:“来时你怎么能看得准的?真怪,回去却又会看不准了……”其实,云慧所言,却也有一半实情,方才所以能来,实因太过关心小渊儿安危,放才一鼓作气,急疾的追了下来!  如今,不但那原因消失,且还知道,只要她一离开,小渊开必会下海,追杀鲸鱼,这叫她怎能放心得下,而又要冒险离开呢?  原来,小渊儿与云慧,每夜子时均一齐在房后崖顶上练习内功。  今夜,小渊儿方一练完,正飞身到礁石顶点上眺望海晨,突然间瞥见水面下有一条巨鲸,偷偷的潜近李七所驾帆船。  他看出鲸鱼不怀好意,心中顿时又急又怒。此时,他的轻功“飞龙九式”身法已窥堂奥,虽未曾在这高有廿余丈壁立的礁石上做过练习,心中却已然不再重视这等高度了。  故此,他这一发现,心急救人要紧,回头勿匆对云慧说了句“我去救人。”立即施展出“飞龙迥空”身法,捷如奔雷惊电,状似灵龙盘空,自那黑礁屿崖壁之巅,回旋而降。  小渊儿眼光锐利,早已看准了落足之点,故此,降至海面,在露出水面的礁石上微一蹙脚,立即腾空再起,施展出“随伏逐流”的轻功绝技,一跃廿余丈,不消两个起落,人便赶到了出事地点。  但他的动作虽快,那鲸鱼却也不慢,就在他一起一落之间,已然张开了巨口,准备吞人!  小渊儿一见,心中大怒,未等落下,便自在空中抽出丹血宝剑,抖手用出“丹血屠龙”剑法的最后一式,“画龙点睛”,将宝剑脱手掷出,直刺入鲸鱼巨目。  这一式“画龙点睛”,本是以“丹铁神功”来控制剑路,能发亦能收,但此时小渊儿,一来是功力不足,二来是距离过远,内力不及,故此宝剑方被那鲸鱼带走,沉入海中去了!  云慧见小渊儿突然自岩上跃下海去,大吃一惊,想阻止已来不及。  她凝立崖上,看不清十丈以外的夜景,也从未尝试过上下那高礁岩,同时,更不知他到底要去救谁,但因为心念小渊儿安危,竟然也毫不犹疑,拥身向下跃去。  不过,她降落极缓,半空中已运起“天地罡气”,包设身外,以防万一掉在水里。  幸亏那一带海面上,礁岩极多,云慧缓缓降下,在空中略一停顿,便已找着一块可资落脚的岩石。  只是在落地之后,她不敢像小渊儿一般,纵得太远,先得看清了面前的景物,方才腾身纵跃,向那虹光一闪处追去。  因之,这一来她便慢了一步,等赶到之时,已然看不见那条巨鲸的影子了!  至于巨鲸,实是过去小渊儿在它胃里呆了三天的那条。  它因不甘心就此放弃掉数千年苦炼而成的鲸珠,几年来一直不肯离开。  它察觉得出,小渊儿尚保留着两颗鲸珠,因之一方面它也想乘机收回。  那知,几年来,屿内的小渊儿,终日浸沉于武学文事之中,根本就未离开过水洞一步!  它体型太大,甚至无法接近到黑礁屿边,空自急得发疯,也毫无法子。  那鲸鱼年久通灵,今夜见李七自屿内驶船而出,便故意将船只弄翻,好引那小渊儿出来。  果然,小渊儿是被它引出来了,但不幸却因之中了一剑。  它因之又痛又怒,恨不得将他们一行四人,统统吞掉!小渊儿可不能明白这些,他一心想取回自己的丹血宝剑,把那条害人的大鲸鱼杀却,但云慧不欲他轻易涉险,故意不肯离开,不准小渊下水。  一时里,四人僵在那不及一丈的岩石上,等待着天亮与转机!  李七父子,一身水湿,被海风一吹,直冷得发抖。  小渊儿与云慧见状,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突然间,海浪山涌而起,一波波巨浪,向岩上扑来。  小渊儿看得清楚,是那条巨鲸,游了过来的关系,只是他并不出声,准备等巨鲸更接近时,骤起发难。  云慧虽看不见,却察觉有异,立即吩附小渊儿,将李七父子,向较里的大礁石上移动。  小渊儿心中虽不愿意,可不敢表示出来,他掀着嘴,伸臂换起李七父子,轻登巧纵,向里面一座巨大的礁石纵去。  他身法极快,尤其在黑暗的掩护下,一晃便失去了踪迹。  云慧起步轻迟,小心翼翼的注意着脚下,虽然所行的方向与小渊儿相同,却到得极迟。  小渊儿见有机可乘,立即迂回绕过云慧,悄悄的重新回转原先那一方礁石上。  鲸鱼虽只剩下了一只独眼,视觉仍自不凡,此际瞥见小渊儿去而复返,立即气红了眼睛。  它狂喷着水柱猛的冲向前去,口中同时更含满了一嘴海水,准备在接近时,一下将小渊儿喷下海去。  小渊儿凝立石上,早已运足了“丹铁神功”,他脚下不丁不八,脚后跟紧紧钉牢在礁石上,一动不动,双掌下垂,凝集起千斤内力,准备着对鲸鱼迎头痛击。  堪堪接近不足五丈,陡然间,小渊儿一声清啸,右手五指微屈,对鲸鱼虚空一抓,同时间,左掌挫腕,对另一只鱼目,尽力击去。  就在此际,那鲸鱼也陡然发动,把口一张,“哗啦啦”喷出来万斗海水,对小渊儿兜头盖去。两下里发动都快。小渊儿右掌抓出,五缕尖风,透空而出,顿时将那柄没入鱼目的宝剑虚空摄出,而右掌劈出的一圈劲风,却与那万斗海水,迎了个正着。  那巨鲸宛似小山,劲力之大,可想而知,这含怒喷水,劲道何止万斛?尽管小渊儿天纵奇才,所练的神功不同凡俗,若真被喷着,也是难逃活命!  小渊儿有自知之明,见状速即撤回左掌走出的力道,陡的一纵,人化飞矢,薮烟一缕,平空上拔十丈,恰将那万斗海水让过。  那海水“哗啦”连响,击打在礁石之上,见将那礁石,震得四分五裂,四散飞去!  小渊儿身在空中,见状心中暗叫:“好险”,同时之间,右掌并未闲着,只见他猛的运集起全身功力,五指一伸一屈,即将那柄已然脱出鱼目的丹血宝剑,抓回手中。  这一剑在手,何异于猛虎添翼,小渊儿再不犹疑,陡地人化“蛟龙归巢”式,双腿一拳一伸,肢腰一拗,头下足上,闪电般向鲸鱼脊背上落去。  那鲸鱼躯干庞大,转动极不灵活,加以小渊儿身法太快,它根本不曾发现小渊儿已然避开,只当已被它喷下水去。  故此,它一见海中击中礁石,立即又巨口大张,“咕噜”“咕噜”,大吸其海水,以便将水中的小渊儿吸入腹中。  小渊儿落在鲸鱼背上,那鲸鱼根本就毫无感觉,仍在大喝海水,小渊儿见它这笨,十分好笑,轻轻一掠纵到巨鲸鱼头上,到光如虹。  抖手向巨鲸另一只完好的巨目中刺去。  那巨鲸目光锐利,瞥见那虹光一闪,晓得厉害,猛的闭起眼睛。  小渊儿未防它还有此着,宝剑刺出,正刺在巨鲸眼帘之上,只听得“嘶”的一声,那等锋利的宝剑,竟未能将眼皮刺穿,而只是划破了一道血糟!  小渊儿心知不妙,双脚猛顿,人复冲霄而起。也就在此际,那巨鲸猛一摇头,顶门后突然张开一个大洞,射出一股径有丈许的水柱,冲空而起,直向小渊儿击去。  云慧适才赶到李七父子停身之处,不见小渊儿人影,知道他不听话,又回去了。  她芳心一急,立即循原路赶回,此际,也正恰赶到。  此际,天空中,皓洁的月姐儿,突然自云层中逸出,柔辉照射在海面上,分外明亮。  她远远瞥见小渊儿空中遇险,堪堪要被水柱击中,芳心顿忘利害,陡地娇叱一声,运起“天地罡气”,猛出双掌,带起一阵劲风白雾,和身向巨鲸方才睁开的一只巨眼击去。  她身形似电,月光下宛如一道白烟,再加上雾气绕身,那巨鲸根本未看清飞来何物。  只是,无论是人是兽,眼睛是最重要器官之一,均都小心防护。  那鲸鱼虽不知飞来何物,却知是不利于它的独眼,这它那能不怒,它一怒之下,陡然间巨口大张,一下便将白影接在口中。  云慧一时情急,自以为一未必中,那知事出意外,堪堪相距丈许,正欲运掌猛击,突然闯鲸口骤开,那口内上膛,正好阻住了她的去路。  她一声惊叫,陡施个千斤坠,硬生生煞住前冲之势,双掌猛推“双撞掌”式,“砰”的一声,打在那鲸鱼上膛,人也借这一志反震之力,向后飘去。  小渊儿身在空中,看似遇险,实则他精通“飞龙九式”身法,可以在空中回旋化式,并不要紧。  故此,他一瞥身下水柱冲来,肢腰一拗,双肩一晃,两掌一划,立即将上冲之势化成“飞龙回空”,平着身躯,绕过水柱,轻轻向下面落去。  小渊儿目光特异,早瞥见慧姐姐赶来,只是他万万想不到她会这般的奋不顾身,轻身涉险。  故此,他方在飘飘盘旋下落,猛见云慧投进鲸口,心中又惊又急,一声长啸,左掌卷起一股狂飙,右手剑舞起一团惊虹,亦直向鲸口投去。  说是迟,那刻却正是与云慧后退的动作,发动于同时,一个则进,一个往退,那还不正恰碰上。  云慧震闻得身后劲风凌厉,急切问,乍一回头,只瞥见一片惊虹,向自己罩下!  她识得那是丹血宝剑,虽看不见剑幕中人影,却知道必是小渊儿。  她陡的一声惊唤:“渊弟弟,是我!”小渊儿却已然收剑不及。  其实小渊儿,也已瞥见了云慧,无奈下冲之势本疾,小渊儿临场的经验又少,竟一时慌了主意。  不过,虽是如此,他还是陡的煞住了剑式,将“神龙施雨”,化成为“苍神摆尾”,抖手将掌中剑,向下方一划,“吱”的一声,正划着巨鲸卷来的大舌头上。  但,这剑招虽然煞住,左掌却只是减少了两成力道,“砰”的一声,击中云慧的脊背,把云慧震飞了出去。  小渊儿一见闯下大祸,误伤了慧姐姐,心中急悔交如,双足就空一踢,追掠过上,一把云慧纤腰抱住。  这一串动作,快似电光石火,只在一瞬之时。  那巨鲸口腔上膛被云慧重重的击了一掌,痛彻心腑,大口方欲闭拢,大舌头方才向上卷起,小渊儿已然飞进。  小渊儿情急变招,一剑划伤了巨鲸的大舌头,那鲸护痛,嘴闭得更快。  就在小渊儿接住云慧的同时,那鲸唇不但“咔嚓”一声,闭了个结实,更还一头埋入海中,,从牙齿缝里,吸进了大量的海水来,小渊儿一把抱住云慧,低头对她的脸上一瞧,立时便吓得心头“砰砰”乱跳。  因为,此时的云慧,不但是面色苍白,毫无血色!更可怕气息微弱,双目紧阖,显然已晕死过去。  小渊儿心中又慌又悔,恨不得立时举剑自刎。一时连身在何地,都忘怀了!  他惨然垂泪,体内的真气,不由得因之一滞,身形骤然落下,双足立时便陷在尺许深的海水里。  小渊儿脚下一凉,猛然惊觉处身之地,慌忙抬头看,发觉只有正前面有一个二丈多高的大洞。他心急出困,救医云慧,当时也未细想,径自一提真气,施展出“随波逐流”的身法,贴着那浅浅的水面,向洞中掠去。  那大洞活似是一条甬道,其实则正是巨鲸的喉管。  小渊儿一掠而进,落身时陡嗅得一股熟悉的刺鼻酸气,他诧异四跳,见四周正是个庞大无比的圆洞,洞壁间不停的凹凸蠕动,缓缓的渗透出一种沾沾的酸水来!  他略有所悟,同时也情知走错了地方!  方欲回身,由原路退回,震闻得身后来路上“哗刺刺”一声震天巨响,大洞口陡的涌进来股翻滚的海水。  本来小渊儿,一直是提气停身在微热的水面上的。  这一见巨浪涌入,忙即单臂一震,拔起四五丈高下,左手紧抱着云慧,在空中使个身法,化成“飞龙回空”之势,让过那涌来的浪头。  那水势汹涌,宣而不泄,一刹时已上涨三四丈,快赶上小渊儿回旋不堕的身形了。  小渊儿见势不佳,陡然又一点浪花,霍又上升二丈,已堪堪将及洞顶。  小渊儿游目四瞻,目光到处,正瞧见洞顶上,叉着柄锈痕斑斑的一只渔叉。  这一来,小渊儿心下大悟,极快的想道:“啊!原来我过去是在这巨鲸的肚里呀!怪不得这洞看起来会作怪呢?”想着,身形未停,双腿交互一踢,陡然又上升丈许,右手剑一举,随着那回旋的身法一划,胃壁立时破开了丈余一道口子。  同时,那鲸鱼护痛,胃壁因之蠕动加急,胃中的海水,被激荡起丈许巨浪,一波波直冲壁顶。  那伤口处,沾着海水,巨痛更甚,而胃的蠕动,也因之更疾。  小渊儿见状,脚尖连点巨浪,人在空中,回旋也加疾起来。不过,他右手可不闲着,只要一贴近冒壁,立即点、刺、砍、划。一瞬间,那上面伤痕累累,全被血染成红色的了。  那巨鲸想是知道,此法不行,立将那通往大肠的“里筋”放开,胃里的海水,顺洞泄出,不多时便只剩下浅浅的一点点了。  小渊儿乘机先落下水底,换一口真气,“嗖”的一声,也纵入大肠中去。  不过,他并不往下再走,一入肠内,立即将真气灌注剑身,抖手施一招“神龙施雨”,舞起一片惊芒,往肠壁上罩去。  这一招,果然威力无匹,但见那剑光到处,血肉横飞,立时便显出个血洞来。  小渊儿已然想好主意,故此毫不迟疑,血洞一现,立即飞身钻入。  他自若惊电,闪盼之间,已然看清肠壁外空隙极少,到处都是黄黄的脂油。  小渊儿学习过“神农医简”,对人体内脏结构了解得十分透彻。  故此,他推想那鲸鱼虽是鱼类,五脏内腑必与人大同小异。  所以,他一出肠壁,立即有缝就攒,往左方心脏所在处奔去。  人之心脏,皆在左胸肋骨之下,该处肉脂最少。  小渊儿转了数转,瞥见这面果有颗巨大的鲸心。  那颗心方圆何止两丈,巨大血红,缓缓的颤跳不休。  小渊儿心知找对了地方,不由得砰然色喜,霍地运聚全身功力,也不再讲究招式,一口气连刺了七八剑,只见破口处,血喷如泉似箭,刹时间,外边便已经积血盈尺了。  此时,小渊儿早已跃登上心房之巅,急忙收剑入鞘,坐在那几根粗可合围的大管子间,查看起云慧的伤势来。  云慧本来运有“天地罡气”,环绕身外,若非因小渊儿急怒交加,施展出丹铁掌;云慧本身的功夫,也未练达绝顶的话,她是决不至被击伤的。  不过,虽然伤了却并不太严重,以致有生命危险。  她所以晕绝,一方面是伤,但最主要原因,却是过度惊骇于小渊儿的投进鲸口。  经过方才的一番折腾,与鲸胃里酸素的刺激,云慧早已然清醒多时。  只是,她觉得自己气机不畅,周身乏力。同时,在小渊儿怀里,也突然感受到一种奇异的刺激!  她自己一时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却是衷心的喜爱着被小渊儿抱执。  她觉得小渊儿身上,似乎有一种奇妙的热力,从肌肤相接处,渗透到她的体内,烫贴得使她舒服、脸热。  她觉得出,自己的心在狂跳,自己的脸在发烧。她怕被小渊儿察觉,便故意装作尚在晕迷的模样,将面孔埋藏在他的肩上。  小渊儿可不知道这些,他觉着慧姐姐一动不动,心中悔恨交集。  此时,他好不容易想出这番屠鲸脱困的计谋,忙中偷闲,赶快想法子,为云慧医伤!他坐在鲸鱼心房顶端几根大动脉之间,把云慧轻轻的放在腿上,一瞥她的脸色,红晕艳丽,不由得猛一怔神!  他不知内情,速即执起云慧的玉腕,细心的品察脉象,那知这一品之下,不由又是一怔!  须知,凡晕绝伤重之人,脉象必显沉缓,此际云慧正十分激动,虽受了内伤,脉波之跳动却甚是快急!  小渊儿并无临床经验,也不知道慧姐姐的心理状态,这时发现她脉象有异,如何不满头雾水呢?  他迟疑的盯视着云慧,心中思索着烂熟于胸中的“病案”,但任他想破脑袋,也找不出一个相似的情况来。  因之,小渊儿更加惶急,大大的眼睛里,不禁涌溢出两行清泪,顺颊流下,滚落在云慧的脸上。  云慧自被他放在腿上,芳心里没来由一阵紧张,便更加不肯张目出乖了。  但此际,陡觉得小渊儿呼吸急促,脸上沾上了几滴清水,芳心正在诧异,突听得小渊儿,语声呜咽的唤道:“慧姐姐,慧姐姐……”她听得出来,小渊儿正在急得啼哭,为着这原因,她便不能再假装下去,而非得醒来不可!  小渊儿因为查不出云慧久久不醒之故,忍不住垂泪低唤,那知,这一唤竟然有用,果然便把云慧给唤醒了!  不过,云慧双目虽然睁开,却是啥也看不见,周遭是一片漆黑,真可谓伸手不见五指。  但,小渊儿却是目光如电,视觉清晰,他望见云慧张开了眼睛,心头一喜,立即破涕为笑说道:“慧姐姐,你醒了吗?你试着运气看看,伤在何处?等会儿咱们出去,立刻想法子医治……”  他提到她的伤,想起了自己的过失,不由得笑容顿灭,转化为愧作之色,道“慧姐姐,我真该……”死字还未说出,云慧柔荑一舒,将小渊儿嘴吧掩住,嫣然一笑,方想安慰他几句问问现在何处,那知方一张唇,猛觉着喉头一甜,“哇”的一声,喷出来一口淤血!  小渊儿深明医理,见状心头一宽,知这淤血喷出来之后,伤势已有进步。  果然,他再试云慧的脉象,除跳动较缓外,并无其他不妥的现象。  云慧虽看不见,却可察觉他正在品脉,候他诊完,不由得开口道:“大夫……”她方叫一声“大夫”,红唇骤被小渊儿掩住,打断她的话头,道:“慧姐姐,你现在内脏略受震伤,最好不要说话,以免伤及中气,现在,我们还在鲸鱼腹内,我正在设法出困,出困之后,小弟立即替你医治,好吗?”  云慧樱唇被掩,玉颊骤泛红潮,蓝眸中射出温柔的光辉,默然点首同意。  小渊儿立即将她背在背上,嘱她两手搂紧自己的脖子,右手自怀中取出丹血宝剑,将全身丹铁神功运至剑身,只见那丹血剑立即光华大盛,剑端虹芒,更加灵蛇吐信,伸缩不定!  小渊儿执剑在手,一下刺入身畔巨鲸心脏的粗大动脉,却不立即抽出,盘身电闪般,围着那动脉,游走一匝,立将那动脉切断。  那动脉一断,鲜血涌如喷泉,小渊儿依样葫芦,一连把另外两根,也予切断。  心脏乃人兽生命之所系,那巨鲸方才被小渊儿,在心房下连刺数剑,已然失血不少,全身陷入麻软乏力的境地,这一次动脉全切,心房之作用已失,那还有不毙命之理?  只见那动脉方断,小渊儿猛觉得巨鲸一阵痉动,突然如天翻地覆一般,上下颠倒翻转了过来。这一着正在他意料之中,故此毫不惊慌,不等整个的鲸躯,完全翻过,立即向左肋骨隐约可见处跃去。  那肋骨隐约处,距心房甚近,小渊儿一跃而至,右手掌一举,“嗖”的一声,剑身整个的没入肉中。  他这里方一剑插入,那鲸躯已然翻转,小渊儿无形中被挂在半空。  小渊儿左手,在身后托着云慧的臀部,此际却不得不空出来,加以运用。  他急急嘱附云慧,用双腿盘住自己肢腰,空出左手,一把抓住鲸肉,支持两人的体重,右手乘机将宝剑,在鱼肉内划个圆圈,用力一挖,已挖下水桶般大一块鲸肉来。  他就着那洞,继续削挖,飞快的一连数剑,鲸鱼肉血纷纷而堕,洞后加大加深,足以容下两人。  小渊儿双脚就空一蹴,左手一松,身躯陡然往肉洞内攒入。  身一入洞,小渊儿双腿一张,蹬住两边肉洞之壁,叫云慧将螓首埋伏在自己肩上,右手一举,复又对上挖去。  血肉纷飞,刹时间洒得两人一身衣衫尽行被鲸血湿透,肌肤亦为之染红。  小渊儿此时却顾不得讲究卫生,低着头一味向上挖掘,足足挖了丈半,尚未曾挖出一条生路。  那肉洞十分窄小,仅足以容纳两人身子,加以鲸体内空气本来不多,腥嗅气重,这一深入,第一个云慧,忍不住“哇”的一声,呕吐起来。  小渊儿因之心中大急,奋起神力,“嘿”然吐气开声,猛力向上刺去。  但闻“噗”的一声,小渊儿心中大喜,知已即将脱困,右手剑使力一划,左掌霍的劈出,“膨”的一响,立将那划下的一块皮肉击飞,阳光与清新之气,也陡的涌泛而入。  小渊儿不由得精神大震,霍然一声长啸,纵身飘出洞外。  那知,他方一飘出,目光一瞥,不由叫声:“苦也”。  原来,那四周一片茫茫大海,黑礁屿仅隐隐于水天相接之处,不知距现在处身之地,有多么遥远!  不过,所幸者,那巨鲸已然死去,鱼腹翻起,漂浮在水面之上,有七八丈方圆,倒似一可供落足的小屿。  云慧虽伏在小渊儿肩上,却能察觉到气息与光线,与前大异!  她始头张目,瞥见四周情况,与小渊儿周身血红的模样,“哎哟”一声,道:“瞧,渊弟弟,你怎么染了一身血啊,我们是到了那儿了呢?”小渊儿早已落在鱼腹之上,回剑入鞘,正伸手要将云慧放落,闻言回头一瞥,慧姊姊玉颊,虽因是伏着关系,未染血迹,头上的金发与一身白罗衫,却都也通红了!  他一边把云慧放坐鱼腹,一边笑着答说:“慧姊姊,你瞧瞧自己身上,不和我一样吗?”云慧果然未注意自己,闻言流盼周身血红,更是惊怔。  小渊儿见状,叹息一声,又道:“唉,慧姊姊,你看下面,可不是土地,而是条死鱼呀!方才我们打鱼腹内穿出,所以染了一身鱼血,不过,眼下虽出来了,黑礁屿远在天边,这附近又无岛屿船只,可怎么回去呢?”  云慧听他这般说法,一看身下所坐处,软软的果非实地,再一盼四周,更惊得目瞪口呆,想不出主意。  此际,天已近午,火红的一轮红日,在两人头顶上,散射出炙人的光芒,他俩虽仅仅出来不大一会,身上的血水,已快被晒干了。  小渊儿关心慧姊姊伤势,便道:“慧姊姊,你快点运气试试,若有不畅之处,我立即替你治,医好了咱们得想个法子,离开这才行呀!”云慧也觉着自己,仍然是周身乏力,疲倦之极。闻言便暂时将惊愁抛开,挺腰站起身来,按“天地罡气”吐纳之法,两手凝立,双掌按住“精门”,双眸平视,徐徐的调运真气。  那知,她万一运气,“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娇躯摇摇,竟再也站立不稳。  小渊儿本立在云慧身后,见状赶忙将她扶住,左掌自云慧腋下穿过,抚在左侧酥胸之上,不住揉摩,同时,右臂也绕过纤腰,覆盖住她的丹田气海。  云慧不由得“嘤咛”出声,粉颊顿涨起了阵阵潮红。  不过,她并不挣扎,反退后半步,将娇躯贴入小渊儿怀内。  只是,小渊儿发育虽早,却到底只有一十三岁,不了解男女之事,尽管此时是软香温玉抱入怀,双掌抚在那女儿家最珍贵之处,却似是毫无所动。  他一心要医好慧姊姊伤势,故此,那双掌方一抚下,便运起丹铁神功,按“神农医简”中疗伤篇所载,将自身真气自掌心输入云慧体内,过关通穴,助她收敛那散而不凝的真气。  云慧过去未习那“神农医简”,但凡是练武之人,却都有运功自疗,与代人疗伤的常识。  不过,这等以本身真气为人医伤之学,若非自身真气凝练,达上乘功候,决不敢轻易尝试这等方法,不但是消耗过多,若然是定力不够,道心不坚,一旦为外物所扰,真气立即流窜不调,造成轻则内伤、走火入魔,重则费命捐躯的严重后果。  故此,云慧一察觉小渊儿掌心变热,两股子火热的真气,夹带着三味真火,透体而过之时,芳心大惊。  她不是担心自己,到是怕小渊儿会出毛病,那样,即使是自己伤势好了,又有什么用呢?不过,她虽然吃惊,却知道自今已势成骑虎,欲拒绝已然无及!  因之,她只好兢兢业业的,凝神澄思,返神还虚,以神导气,来协助小渊儿,合力凝聚自己的真气。  她这一通力合作,果然事半功倍,不过是一盏茶时,云慧的真气、逐渐凝炼,与小渊儿输入的真气化合,通关过穴,自丹田“气海”,上升“巨阙”,分过“中庭”,合于“正堂”、“璇玑”、“天哭”,过“元关”、“灌风”、“水沟”、“天官”、转入“后顶”,顺脊下达“谷道”,“阴交”“玉关”,分灌双腿,上转两腋孤臂,回归“玉环”,完成一大周天。  这一来,云慧不但是伤势痊愈,更因受小渊儿纯阳童子的三昧真火培烤之功,全身毛孔皆被迫开,内脏五腑也因受纯阳之气而更形精练。  小渊儿助她行完周天,察知慧姊姊内伤已痊,便缓缓将真气收往,长嘘了一口气,缓缓的放松双掌。  云慧一待他收手,立即扭转过娇躯,一下把小渊儿拥在怀内,激动不已的唤道:“渊弟弟,哟……”

聚合直播:沧海屠鲸临绝境一插图
聚合直播:沧海屠鲸临绝境一插图(1)